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本宫玩转高科技 > 第八百零六章
    茶杯轻放,座于一旁,听人提到年龄,略带惊讶」我们是一年的
    「执起茶杯,轻押一口,续言」这月份嘛,我是二月出生的,素来也喜爱梅花
    「又瞧见人送来茶叶,那宫女呈上来,让白玉收下」刚见面就送来茶叶,我也总不能让你空手而归吧
    玉手抚着茶杯的余温,倍感暖意】如此一来,你唤我一句姐姐,便是折煞我了。往后我唤你姐姐,你可认我这个妹妹?
    【待余温褪尽,方才一饮入腹】不过是点薄礼,登不得台面的东西。你既已收下,便是给我最好的礼物。
    恭顺的跪地接旨】谢主隆恩。
    【待公公宣旨毕,缓缓直身】有劳公公了。
    【玉指朝箱子那儿挥去】明雅,把东西收进屋子里去。
    初入宫闱,理应给宫内的小主请安。昨儿收拾行装,天色已晚,不便叨扰贵人歇息,只好待到明日】把本主带进宫的那支簪子拿上来,登门拜访,怎可空手而至呢?
    【等到明雅将簪子放入锦盒,满意的点头一笑】走吧,去给贵人请安。
    【缓缓至聚庆堂,差宫女入内禀报】琅琊轩仁答应来给贵人问安。
    总听老人说,怀孕过了头三个月这孩子便稳了,战战兢兢将这三个月熬过来,好在也没出什么差错,让小厨房做了些糖蒸酥酪,自己端着碗正吃着,晴雯却来报说新进宫的仁答应来了,让人请进来,顺便让紫鹃,去小厨房让小厨房再做一碗酥酪
    【宫女来请,随人至殿内,见女子真容,不敢多有怠慢,甩帕蹲身】嫔妾见过淑贵人。
    【以眼神示意宫女将锦盒呈上】昨儿打点废了不少时间,这才耽误给贵人请安,望贵人您恕罪。
    将碗轻轻搁在小几上,上下打量着来人,眼若秋水,眉若峰聚,美目盼兮,巧笑倩兮,倒是一副好模样,打量过后笑着叫起
    “妹妹起来吧,这倒是无妨,恭敬自在人心,倒不在乎这请安的早晚,坐”话音落下,便有小丫头端来了绣墩请人坐下,叫雪雁把锦盒接过来
    【明雅上前虚扶一把,轻轻福身】谢淑贵人。
    【行至一旁的座上,举止端庄轻柔,嘴上泛起一丝的笑意】嫔妾这儿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不多,也就这支簪子勉强能入眼。小小心意,望淑贵人收下。
    【无意间瞧见座上女子隆起的腹部】淑贵人如今可是身怀六甲?
    见着紫鹃端着酥酪从外面进来,后面还跟了雪白的一团事物,仔细看是宝儿,唤了宝儿过来,抱在膝上,道
    “这是糖蒸酥酪,你尝尝”又将自己的那一份舀了一汤匙,喂给宝儿
    【雪白的猫儿入殿,团团的身子入眼,让人看着格外开心】
    【端着递过来的糖蒸酥酪,勺子往碗中舀,浅尝些许】味道极好。
    【擦拭唇角污渍】贵人有着身孕,养着猫儿似有不妥。这些到外面乱跑的最容易染病菌,您有孕在身,谨慎些为好。
    【微微俯身】您若是嫌嫔妾话多,嫔妾甘愿受罚。
    伸手拿起旁边的茶杯,倾了少许茶水到自己手心,伸到宝儿嘴边喂着它喝,道“虽说这猫儿被内务府驯养过,但是终究野性还在,我素来不让它去外面乱跑,倒不是别的,就怕冲撞了哪位贵人,也是无妨”
    【见人忙于逗乐猫儿,谈笑间似是欢愉】嫔妾不比贵人想得周到,在您面前献丑了,您勿怪。
    【眼下叨扰多时,俯身道】估摸着午时将至,嫔妾便不打扰贵人用膳的时辰,嫔妾告退。
    一下一下抚着猫儿雪白的毛,道“我不怪你,你也是关心我罢了,关心则乱”
    见人提起用午膳的事儿,才觉得时辰已经不早,让紫鹃送了人出去,自己让人传膳,用过之后歇下了
    晨光斜撒入木窗,院中草木借晨光微微泛着亮。从榻起身,淡扫峨眉,浅抹胭红,着一常装,欲往长春宫请安。
    三皇子将行满月,还从未去探望,于礼实在说不过去,前些日子托人出宫让府里打制一副金镯捎来,让梓黛装入锦盒随我去请安。
    一路行着,听三两宫人絮絮说着前方战事大捷一事,不觉同人喜上眉梢,也想着到畅音阁里听听新戏班子。
    行至长春宫,托婢前去通报,待人传。@定贵嫔-16-呼热特·袭衣
    此时的早晨,天刚亮,笼罩着紫禁城的黑云徐徐散去,太阳渐渐升起,露出了白析的亮光。宝诚仍在宫里哭哭唧唧个不停,终究是婴儿,还需费些心思哄,搁着锦缎棉被轻拍宝诚身子。“乳母,抱下去,本宫乏了。”
    忽闻常在齐佳氏来访,让人先在偏殿等候一番,这晨起梳妆总是繁琐,嬷嬷盘了个简洁些的发髻,配上一套珠翠头面,倒也精美。
    手掌搭着小石子手臂,着护甲之小指微微翘起,莲步踏至偏殿。
    未待片刻功夫,得婢荐引至偏殿,瞧便殿内装潢精秀,倒也不失为长春。
    想来三皇子傍身又有协理六宫之权,当属春风得意。只是从不知这贵嫔和善与否,脚下步子行着也多了几分拘束。
    耳畔低落穗子映上脸,辞婢邀座,初次拜见还是谨慎些得好,尚立在里内壁侧待人来。不稍一会,听见门边衣料嗦嗦的响声,规规矩矩侍门行礼,“嫔妾齐佳氏给娘娘请安。”
    由着宫人搀扶进了偏殿,请安唱礼声立即传来,步至人前几步时方才叫人起身,自靠案而坐。
    抬眸瞧清人面貌姣好时,又发觉眼前人神色拘谨,颇是不自在,柳眉一挑,邀道:“常在请坐,本宫这儿可不是什么龙潭虎穴,你一早便来向本宫请安,也算你有诚心了。”
    听人意后方才由婢扶着起身,微微退后几步敬着人落座,“谢娘娘赐座。”闻人言语方才入座。
    低首听着舒眉露笑,“娘娘尽拿嫔妾说笑了,娘娘居处自是瑶台仙境。嫔妾给娘娘请安定是紧着早,只是生怕搅了娘娘好趣,还望娘娘不嫌才是。”
    言于此方想起此行目的,示意梓黛奉上锦盒,“此金锁乃家父托京城名匠所制,钿刻精细,特奉给娘娘为三皇子满月礼。”
    又起身行一蹲礼,“请娘娘代三皇子笑纳。”
    “瑶台仙境吗?和贵妃与月妃宫里比起来如何?只怕若没了协理六宫之权,便不会想起来给本宫这个贵嫔请安了。”气若幽兰,面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侧了侧头瞧她。
    看向人奉上的金锁,做工精美,寓意吉祥,一看即知是下了心意的,倒也不好再向人施难,手轻取金锁,拿着观看了一番“想来这是你进宫前就惦记着宝诚,特地做了,正好带进宫来的。”
    将金锁放回锦盒“等宝诚再大些,给他看看喜不喜欢。”
    从主座而出的一番言语倒是令人难堪,拘束本不曾消减又徒增几分,只得勉强扯着笑,“人杰方才地灵,那两位娘娘处嫔妾的确未曾拜访过,不过现下您这长春宫足以令嫔妾喜羡了,娘娘又何必挖苦嫔妾呢。”
    重又回座,及人收下便舒出口气,闻人后话,虽不是话中这番实情,也不急着作出解释。只道,“若能得三皇子之喜,倒是这对金锁子的造化了。”
    挺了挺身板,深居后宫尤为掌首这度节,今日也算见着了。
    昨儿晚膳时膳房送来一品桂花糖藕,正是应季的时鲜菜式,但因位分低只得了小小一碟。可尝过桂花糖的滋味就念念不忘,因而一早唤珠儿梳妆打扮。青丝挽成小两把头的样式,点缀寻常绢花,着一袭青色绣折枝堆花裙,便往御花园去了】
    【九月里桂树林满枝头黄灿灿的花儿,香气更是沁人,凑在枝头下与珠儿笑道】果真如此,桂花蜜糖的香气可没新桂这样浓
    长福正是爱闹的年纪,这会子好容易哄去歇午觉,才得了空往园子里逛。三秋挎了个小篮,主仆二人是一路嗅着桂花馨香而至,眼见小径有人,又闻此话,手里摇着绢扇,慢行了过去]新桂馥郁,贵在自然,可蜜糖里却掺了旁的东西,不止这一味甘甜,自然比新桂不如。
    珠儿髻上落了两朵桂花,正笑着伸手去摘,因而不曾注意周遭。忽闻人声,忙缩手回来,福身一礼】嫔妾给敬贵嫔娘娘请安。
    【见来人样貌温和,稍稍松口气,眉梢带笑】娘娘说的有理,但新桂只开一季,金秋过了,便只有桂花蜜糖了。【移目到小篮上】娘娘是来采桂花的吗?
    [近前几步端详其人,只见她模样周正,礼数合宜,叫人挑不出错处来。一面抬首允人起身,一面又侧身往桂香馥郁处倾了倾]年年岁岁花相似,这一季过了,总还有来年,这一束凋了,也还有新绽的。[话里很有意味,且说至此时,白指纤纤正探进花丛中,掐下一丛正艳,偏又是很云淡风轻的模样,转手丢去篮里了,既有这番动作,就并不去再答她话了,只是眼风很平地上下扫了她一圈儿]瞧着眼生,是新入宫的?
    新旧更迭、枯枝凋零云云,原就是因花而异,多说徒惹事端,于是没有再提金桂蜜糖的话,只笑盈盈揭过】所幸九月里新桂与蜜糖都有,便也不必烦心挑选了。
    【指搭珠儿起身,随行在后,行路赏花间接上话】是,嫔妾储秀宫兰答应瓜尔佳氏,前些日子才入的宫,离景仁宫又远些,娘娘不认得也是有的。
    这话听进耳朵里,便也付之一笑,不作深究了。也不总在一处赏着,足下挪动几步,瞧见前头花丛更密,便慢悠悠踱去]兰桂,喻君子也。答应以“兰”为号,想来应有一层惺惺相惜的意味在里头,也难怪本宫会在此处遇见兰答应。
    [说此一席话的当口,手也不曾闲着,瞧了哪枝俏丽,也不有吝惜的折下,其间斟酌择选,自有意味,既不叫坏了景色,又挑得了饱满香甜的金桂。听过她这话,口里衔着储秀宫的名号,问了句]同宫的都去一一拜会过了罢?这宫里姐妹都是极好相处的,大家和和美美的才好呢,兰答应初初进宫,这其中关窍,得琢磨的细细的才是,免得日后相处生了间隙,还不晓得缘由呢。
    兰桂君子原是不曾想到的一层,紧了紧帕子,芙面飞霞】嫔妾愚钝,是不通诗书的。说出来惹娘娘笑话,您采桂寻意趣,嫔妾不过为口腹之欲罢了。
    【一通涨红面孔过后,却听她平平淡淡的浑不在意似的,说话间渐渐安下心来】虽不熟稔,也都打过照面了,【总觉得言语间有别的意味,许是旧事感慨,只和缓一笑】劳娘娘指点,嫔妾记下了。同宫姐妹确是好相与的,今日见了娘娘,亦是宽仁,想来多相交便不会有嫌隙了。
    她话说的滴水不漏,便也有几分兴致缺缺了,眼见着已采了小半篮,掂量着足够了,是而有抽身的意思]桂花蜜糖清甜,贪多就不好了。现下本宫已采了许多,长福这会儿怕是也得醒了,便先回去了,答应自便。
    自然以礼相送,再回头品香赏桂时已没了起初的味道,总觉得浑身拘谨,不多时便也回宫了。】
    对大殿磕了个头】臣妾叩谢皇上隆恩,【对丫鬟说】知道了,【望向后面走了的两个太监】这是?
    [如何领旨谢旨不赘,自有小奴将箱子抬进,长黛一平,银铛递过红封儿并几句酬谢的话予他。]端跪于地,悦然接旨】嫔妾富察氏,叩谢陛下圣恩,吾皇万岁万万岁。
    【见其身后小太监抬了月例迎面而来,谢恩领了旨起,命侍婢将准备的一袋银两拿于宣旨之人】公公辛苦了,明姝宣旨太监嫌弃的看了杜官女子一眼,一个小小官女子也敢问东问西的,果然是小门小户出身,没什么见识,不屑道】小主,这是您这个月的月例银子,您可拿好了,兴许您领完这个月就没有下个月了,奴才告退。
    【说完,转身离去
    刚入宫还有很多地方需公公指点,这些银子还望收下。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6.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