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霸道校草呆萌喵 > 第八十一章 你不知道吗?
    自己做得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人家千里迢迢从一个国度飞到她所在的国度,跨越重洋,一下飞机就赶着去定制蛋糕,还组织了她最爱的爸爸妈妈、舍友闺蜜,费劲心思给自己过二十岁生日,她呢?
    对人家,真可谓冷冷淡淡,凄凄惨惨戚戚!
    堵他的气,怼他的话,忽视他的存在!
    这样是不是有点狼心狗肺了?
    张小喵端着狗啃一样的蛋糕,与穆洋对视着,深刻检讨中。
    某喵低低着头,别扭反省的姿态甚是可爱,穆洋少不得多看两眼,然后就发现某人的嘴角沾到了好几点白白的奶油。
    两个青葱手指触上自己的面颊,让张小喵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穆洋温和的开口:“怎么这么不小心,吃得满嘴都是!”
    神马?
    张小喵尴尬了,赶紧腾出自己的爪子,在穆洋帮她擦去之后又不放心的擦了擦嘴巴,她这不算偷吃留下的证据吧……
    “哦~”
    这恩爱秀得蒋大妞和王静直泡酸泡泡,发出暧昧的声音。
    张妈妈也是羡慕得不要不要的,对着老公仿效:“老公,人家嘴角也有东东,你给擦擦!”
    “好嘞,来,亲爱的,我给你擦擦!”张爸爸无比配合的给张妈妈擦嘴角。
    情话绵绵,惊起众人疙瘩。
    “爸,妈~”张小喵转过头,不好意思极了,这两老怎么没个正经,还这般有模有样的取笑她,嘟着小嘴嘴表示自己的不满。
    “哈哈哈~”张妈妈破功,大笑出声,赶紧正了正身形,“好了,好了,不闹你了!”
    这时蒋大妞悄悄靠了过来,“张小喵!”
    “干嘛~啊~蒋大妞!”
    张小喵刚转了个头,蒋大妞就眼疾手快的把手指往吃剩的蛋糕叠里一滑再往张小喵脸上一抹,张小喵就成了一只大花猫了。
    张小喵恨的牙兹兹的,看着自己还有一大半的蛋糕,两大眼睛斜起一个弧度,“蒋大妞,你死定了!”
    “来呀,来呀~”蒋大妞早做了防备,在抹完张小喵蛋糕的下一刻就机智地跑出了一段距离~
    张小喵正欲追过去,王静又截了先机,将带有奶油的手指头点在了张小喵的额头上,“生日快乐,我们的寿星姑娘,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啊啊啊啊~
    遭到左右夹击,张小喵握住两只沾满奶油的爪子抓狂,她要反击谁呢,“大妞,静静,要开战是吗,好呀,来呀!互相伤害呀!“
    张小喵宣战般跑开,绕着桌子和蒋大妞、王静玩起了你追我跑的游戏,三人打起了“蛋糕战”。
    “宁雪,你怎么不一起玩呀?”
    看到叶宁雪一个人站在角落了安静的吃着蛋糕,张妈妈问道。
    “不了,阿姨,看着她们闹就好,我怕蛋糕沾上头和衣服……”叶宁雪文文静静的回答。
    看得出这个女娃娃个性比较内敛,张妈妈也不做强求,“好,那多吃点,不够的话,这还有呢,别客气自己拿!”
    “好的,谢谢阿姨!”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客气!”
    “穆洋,你也吃呀!”
    张爸爸招呼穆洋,看他一双眼就知道落在自家女儿身上,手上的蛋糕都没动过。
    穆洋听到声音,挪回视线,“好的,爸!”就着蛋糕上的叉子,轻轻挖了一口送进嘴巴,文雅的品尝。
    他不太爱吃甜食,不过今天是自己老婆过生日,怎么着也得给个面子不是。
    看着他吃东西,叶宁雪觉得是一种享受,这让她想起了容易,容易大哥也是这般雅致。
    三个女孩闹腾了许久,才停下来!
    看着对方早已面目全非,三人又不得开始互相取笑起来。
    “哇,大妞,你现在可像小丑了,太滑稽了,哈哈哈!”张小喵歪倒在沙发上,笑得四脚八叉。
    蒋大妞拿着面巾纸对着手机屏幕清理自己实在有碍沾光的脸,不服气的说:“张小喵,你以为你好得到哪去?”
    王静看向张小喵脸上左一点又一点的奶油,笑抽道:“张小喵,如果说大妞是小丑的话,那你就是天下第一丑了!”
    “我是天下第一丑的话,那静静你呢,宇宙第一?”
    “喂~”
    ……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相互怼,相互伤害!
    叶宁雪想到了一个词来形容这三只——相爱相杀!
    四个女孩坐在沙发上玩闹着,张爸张妈和穆洋也没闲着,稍稍尝了尝蛋糕,就将打包回来的美食一一摆了出来,等所有的菜都上了,恰好满满一桌,“蛋糕”什么的只是饭前甜点,鱼肉珍馐才是主角。
    “什么东西,好香呀!”张小喵狗鼻子最灵了,问到香味就流着哈达子过来了,看着桌上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更是很没有形象的吞了吞口水,“妈呀,酱香肘子、糖醋鱼、鱼香茄子……呜呜,妈咪爱死你了!”
    张小喵搂住张妈妈的脖子死命腻歪,自以为是的觉得这菜是她妈特意为她做的,因为全是她爱吃的呀,家里爱掌勺的就数她妈咪了。
    张妈妈拍拍她的手:“傻女儿,这回你可又会错意,表错人了。这些菜不是我做的,都是穆洋从聚德楼打包的!女婿呀就是有心,看,对你多好,连你最喜欢吃的菜都一一记了下来,你个小没良心的还不记得人家的好!”说完,又挫了挫张小喵的额头,让她长点脑子。
    嗷!
    张小喵摸摸自己的额头,“妈,别老挫我的头,额头都被你挫平了!”
    “哎,我说你这孩子,搞不搞得清楚重点呀?”张妈妈也是服了自己的女儿,竟会在关键时刻装傻充愣。
    “咧,咧,咧!”张小喵吐舌头,卖萌!
    穆洋在一旁看着默不作声,这丫头就这样,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不该聪明的时候倒是很聪明。
    “来来来,美女们,过来吃饭了!”张爸爸朝着沙发上还在擦脸轼奶油的三个美女叫道,又学着张妈妈的语气批评张小喵道:“你这孩子,就顾着自己吃,也不叫好盆友们过来!”
    张小喵厚脸皮:“嘿嘿,爸你这不是叫了吗,你叫和我叫一个样,上阵不离父子兵!”
    上阵不离父子兵?
    这是神马言论?
    张爸爸被逗笑了,“你这孩子,又开始胡言乱语了!”
    张小喵也不是真不管舍友了,回过头吼一句:“大妞,静静,宁雪快来,好多好吃的,再不来我可全吃光了哈!”
    “有本事你就吃!”蒋大妞边怼边走,一只手还在跟黏在眉毛缝里的蛋糕末做斗争,自言自语道“丫的,还真是顽固,咋就粘那么紧!”
    叶宁雪听见了,“我来帮你吧,我这有湿纸巾!”
    三人来到厨房,蒋大妞找来一张凳子先坐了,叶宁雪站在边上帮她清理眉毛,不小心擦重了,搞得蒋大妞嗷嗷大叫:“呜呜,宁雪你轻点,轻点!”
    张小喵擒了一个猪肘子,吃得满嘴流油:“大妞,你杀猪呢?”
    蒋大妞一个怒眼飞过:“你丫的还好意思说,还不是你?”
    “嘿嘿,吃肘子,别说话!”张小喵递上被自己啃了一半的猪肘子,半趴在桌子上。
    张妈妈分分钟打手:“张小喵,还有没有礼貌了,给我下去!”
    嗷!
    这下变成张小喵蔫了!
    “哈哈哈!”
    蒋大妞开森了,“谢谢张妈妈为我做主!”
    “来,莉莉!”张妈妈给蒋大妞的盘里夹了一口没动过的猪肘子,然后又分别给宁雪和王静夹了一块,“宁雪,先坐下来吃!”
    “好的,阿姨,马上就好!”宁雪手里动作不停,礼貌应答。
    穆洋坐在张小喵边上,时不时就给她碗里添菜,张小喵浑然未觉,吃得可香了。也是,在食物面前,任何事任何人都是浮云。
    蒋大妞、王静、叶宁雪三人则是大跌眼镜,帮张小喵擦嘴角、替她夹菜、为她庆……她们见识了穆洋的帅气、霸气和英气,没想到他还如此的柔情四溢。看来,也并非完全想张小喵说的那样,穆洋是个小气鬼、霸道鬼、色鬼嘛!
    大快朵颐之后,大家还喝了点鸡尾酒,庆生嘛,要的就是开心的吃,开怀的饮~以至于最后四大美女都喝得红霞满天飞。
    穆洋只好叫来秘书将张小喵的三闺蜜送回去。
    “洋洋,你扶小喵上去吧,也不早了,赶紧洗洗睡了,你明早还赶飞机呢?”张妈妈一边收拾碗筷,一边体贴的吩咐道。
    穆洋刚拿起碗,准备帮着收拾呢,张妈妈这么一说,再看看趴在桌子上的醉猫,觉得岳母大人说得有理,就放下碗筷改去拉某只醉喵了,“好,妈,那辛苦你了!”
    张爸爸送三人出门口刚回来,听到穆洋如此说,不由得摇了摇头,哎,穆洋这孩子啥都好,就是太客气了,走了过来,看穆洋扶醉得有点烂泥的女儿有些吃力,想要搭把手。
    穆洋:“爸,没事,我来,您帮妈吧!”
    穆洋婉拒,一只醉猫都搞不定,他还怎么活?
    “好,那你们早点洗洗睡!”
    “嗯!”
    碍于岳父岳母在边上看着呢,穆洋又不能像上次在西餐厅那样把她扛上肩,只好扶了她站起后,打横抱着上楼了。
    “唔,不要,不要,放我下……去!”喝醉的张小喵连舌头都被同类叼走了,吐着酒气撒泼,两小脚晃嗒晃嗒的。
    穆洋小声威胁到:“别动,不然有你好看!”
    “嘿嘿~”张小喵指着穆洋傻笑,学着穆洋的话,“有你好看!”
    怀里的张小喵真的是娇憨地可人,像一阵狂风卷起穆洋那压抑沉寂了一个星期的心海……
    在日本的那几天,他深刻的体味到《凤求凰》里面的那就诗句“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如今佳人再怀,怎不让其慰之彷徨。
    关了门,将张小喵放到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
    粉粉嫩嫩的颜色同张小喵那肉嘟嘟的婴儿肥上的红云相得益彰,同时也晕红了穆洋的双眸。
    俯下身,用目光细腻、认真的描摹她的眼、鼻子、脸颊还有那娇艳欲滴的红唇。
    不做他想,扯掉领带,欺身而上,两片薄唇印了上去!
    “嗯!”
    一声嘤咛,暧昧了整个房间。
    第二天一早,当张小喵悠悠转醒,感觉到脖子僵硬,似乎底下压着谁的手臂时,吓得腾的从床-上坐起,结果起得太急,又不小心装撞到了床头的墙,“嗷!”张小喵摸着后脑勺,欲哭无泪。
    起个床都如此大阵仗,穆洋也是服了了。
    他本来就浅眠,张小喵这“咚咚咚”的,东撞西碰的,让他既无奈又心疼。
    掀开两片眼帘,也不急着坐起,就那样慵懒的躺着,看向张小喵。
    “你,你怎么在我床-上!”太阳穴“突突突”的跳着,脑袋似乎也还晕得慌,张小喵有点不记得昨晚发生啥事了。
    穆洋无语,伸出右手,将某人一拖,重新拖入被褥。
    张小喵扑倒在穆洋的胸膛上,努力为自己撑起一片天,“啊,你做什么?”
    穆洋翻身,不给她任何反抗的余地,将她压在身—下,“做什么,你说呢?”
    “我,我不知道!”张小喵瞥开脸,不敢与他对视,穆洋滑溜溜的上半身贴在她的身上,凉凉的,张小喵这才注意到某人……某人貌似只挂了一条四角裤,其他什么都没穿,而她,虽然穿着睡衣,却是开着的,里面真空,“啊~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做了神马?你没感觉吗?”穆洋挑眉,故意说得很有事的样子。
    张小喵拢了拢自己的睡衣,惊恐,“我,我怎么会知道?”
    “哦,是吗?”穆洋咬着尾音,“既然不知道,那我们再重温一遍如何?”
    昨晚某人醉醉的,那感觉太迷蒙,穆洋想重新体验一遍。
    “你,你敢,你给我起来,你个大色狼,你,你乘人……唔!”
    话未说完,就被堵了。
    温热的气息自檀口传入肺腑,一点一点蚕食张小喵反抗的神经!
    久别的温情随着舌头的深入和席卷而不断回归,越演越浓!
    许久,许久~
    直到拉出一条条银丝!
    张小喵才想起昨天夜晚发生了什么!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6.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